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比特币市场的百万富翁,Erik Finman恐怕是一个传奇人物了。他在网路上发了许多炫富的照片,看似是一个无脑荒诞的小屁孩,不过,背后其实却有他不为人知的动机。

Erik Finman是世界上最年轻的比特币百万富翁之一,对此他也毫不掩饰。这位19岁青年的Instagram里要么是炫耀私人飞机的照片,要么是躺在堆满金钱的床上,写道:「与比特币相比,现金如此无价,只配给我铺床….. .」

在一张以吸烟为主题的照片中,他写道:「有时候,当你不得不忍受钱太多和女人太多的负担时,需要一只好烟才能放松。」当被一个粉丝告诫后, 他反道:「别担心,它才一百块,根本不算真正的烟。 可千万不要吸烟哦!」

Erik Finman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他12岁的时候,那时Erik Finman收到了奶奶给他的1000美元,12岁的他不像其他孩子那样拿着钱​​去买玩具,买零食,而是选择了全部到比特币交易平台购买比特币。那时候,一个比特币只需要12美元。而在那之后比特币价格一路上升,至今他已经拥有401个比特币了。现在一枚比特币的价值大约是14000美元,于是这种货币给年仅19岁的Erik创造了560万美元的净值。

不过Erik Finman并非像众人所期望的那样成为一个专一的「比特币小哥」,而是表示自己发布的一切社群照片都是精心策划出来,带有很强目的性的。

比如他说:「如果我看起来更像『不良少年』,那么就会有更多的人关注我了!」他表示那张在旧金山拍摄的照片确实让人们大吃一惊,「这恰恰把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我想干的事儿上了!」

Erik Finman第一次接触比特币是在哥哥带他去参加占领华尔街的抗议时,从此这种热爱一发不可收拾。当时,Erik Finman只花了10美元左右就购买了他的第一个比特币。而仅仅几年后,它就升值到1100美元左右。在汇率疯狂上涨的同时,Erik Finman以10万美金卖掉了第一批比特币,并在15岁的时候用这笔钱创立了一家名为Botangle 的线上教育公司,该公司致力于学生与老师的在线交流授课。

至于为什么要去创业,Erik Finman表示:「因为我的校园生活很糟糕」。的确如此,上学的时候他成绩特别差,他的老师非常不看好,他甚至建议他退学去麦当劳打工算了。 Erik Finman信了他老师的话,认为他的一生也就这样了,于是他在15岁的时候希望他的父母让他辍学。但父母并不同意让儿子放弃学业,于是Erik Finman和父母打了个赌:如果他能够在18岁时成为百万(美元)富翁,就不用被强迫去上大学。而就在去年,他赌赢了。

教育对Erik Finman一家可是天大的事,他的父母都是哈佛博士生,一个读电子工程,一个读物理学,他们就是在哈佛相知相识的,可以说整个家庭都是精英知识分子。 Erik Finman的母亲在1980年代进入了NASA,并差点成为要出任务的太空人。然而幸运的是那时她刚刚怀上了Erik Finman的哥哥,避免了悲剧的发生(1986年挑战者号太空梭爆炸)。

虽说高中生活聊胜于无,但Finman有一个如诗般的童年。他在爱达荷州的一个农场长大, 「我们有一只叫做香肠的美洲驼,不幸的是它最后也变成了香肠」,他回忆说。

2015年是Finman事业的黄金时期,Finman以300比特币卖掉了 Botangle 公司,买家说也可以出10万美金现金,但他最终选择了前者。这其实是个非常冒险的决定,因为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正在狂跌至200美金,尽管市场波动如此剧烈,这步棋还是走对了,因为现在他们的价值已经涨到6500美金了。

现在,Finman手里有401个比特币,而他还在继续着这场博弈。 「比特币既非一无所是,也非万般之重,但我相信它至少是个伟大的东西。」

除了爱好比特币,Finman也和妈妈一样爱好太空探索。目前他正和NASA合作准备向太空中发射一颗包含时间胶囊的卫星。胶囊里有各种流行音乐的CD和影碟,其中还有泰勒斯威夫特的专辑。

也许对普通人来说,能够亲手协助一颗卫星进入太空此生足矣,但Finman可远远不能满足——这个小企业家还有很多事要做。最近,他设计了一款机器人套装,该套装灵感来自蜘蛛人中 Octopus 医生为一名10岁的儿童提供的超级移动四肢。他希望借助自己的能力帮助导师的儿子 Aristou Meehan 解决一些他的问题。 「其实我也很希望有人能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能像这样帮助我,」他说。虽然很多投资人对这种套装的用途感兴趣,但Finman表示并不愿意投放商业途径。

尽管Finman在社交软体中表现得很浮夸,但他依然富有而年轻。由于高中不愉快的经历,他成功后立马把关于自己的第一篇报导收起来寄给一位他最不喜欢的老师,「当然,我可没空听他回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