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外媒消息, 四川省已经成为全球比特币挖矿资本最聚集的地方 。

四川这块风水宝地早就吸引了国外资本的关注,去年澳洲当地媒体就报导过 3 个澳籍华人小哥来四川康定,扎根大山深处「挖矿」的新闻。

而他们不远万里来中国搞「西部大开发」的原因也很简单:「我们需要消耗电力来生产比特币呀!」

对于比特币挖矿行业来说,成本包括了比特币矿机、电费以及人工,而在这三者中间,电费有非常大的变量空间。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四川作为比特币挖矿的首选地 。这里不仅有非常廉价的电力,还有低密度的人口和寒冷的气候,对解决矿机噪音和散热问题有先天优势。

出于节省铺设线路成本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比特币「矿场」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

除马边彝族自治县外,更多的比特币「矿场」设在大渡河旁的另一座小城——康定。据说全球最大比特币矿机生产商,只在全球两个城市设立维修中心,康定就是其中之一 。

以康定情歌闻名的康定,水电资源也非常丰富
比特币行业的「宝二爷」最早提出概念——四川等地的水电资源非常丰富,在丰水期时电力用不完,白花花的银子变成水流走。为什么不利用这一点,把白白流走的银子变成比特币?

几年间,一些小型水电站,甚至包括电力公司,他们提供电力,矿工们提供设备和技术,形成双赢合作。还有一些能源公司干脆直接购买矿机,自己开采比特币 。

矿场,在很多人的记忆中,原型是煤矿,与大地打交道,挖掘几百米深的矿井,带着瓦斯灯疲倦的矿工,不断飞扬的尘土,不断挖掘黑煤,矿工上下也是黑的,除了牙齿。传输带上源源不断带出煤,然后大货车在一旁等候着。

眼前的比特币矿场则不是这样子,矿场位于大渡河某一水电站内。矿场主体由四个蓝色长厢大棚组成,类似电脑机房。每一个大棚里面存放 7000 台比特币矿机,一共接近 30000 台矿机。

相比去年,这批矿机都顺利进行了更新换代,目前其中拥有 10000 台 S7 矿机,8000 台 A6 矿机,这两种矿机都分别由全球最大的两家矿机商生产。

山中矿厂的外观
带上安全手套,刷卡进门,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小热浪,几千台矿机24 小时不间断的运转工作,电能转化成热能,所以厂房建造了风冷系统和水冷系统,棚室内部部署着两台巨大的风扇,把热气流吹向水冷墙,后者为一面庞大的铁丝帘,冷水从上往下流动,每一个铁丝帘洞都挂着水珠,风扇把热气流吹向铁帘,加速水珠的蒸发,从而带走室内的热量,使得室内的温度保持在38 度以下。

相比煤矿,比特币矿场无烟低碳绿色环保,不用质检,没有残品,不用售后服务,没有三角债,现款现货,不喝水不费油,给点电就行 。在古老的江河流域,正维护着最前沿的区块链文明的运行,所以说这是最酷的生意。

矿场选择在大渡河,必然是因为这里的水电便宜而丰沛。作为中国最知名的比特币钱包商HaoBTC,旗下的自营矿场也一样知名,全球比特币社区Bitcointalk 上曾有Eric mu 的三个月矿场生活的连载,引得超过10 万海外比特币玩家的关注。

世界每挖出 100 枚比特币,都有 5 枚产自这里。中国虚拟货币交易平台上大多数的比特币交易也是由此展开买卖。

作为掌管全球 5% 比特币算力的孙小小,对于矿场的成本有着最深刻的思考。矿机成本,在专业化规模化部署的情况下,这里的矿场对矿机商有较大的议价权。电力成本,这里几乎是大规模正规用电的极佳之地,以直接承包水电站的形式,获得最便宜的电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