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养蜂人般迁徙

四川康定是比特币的超级矿场之一,也是比特币交易平台的固定用户群,因为有许多用户都是在四川康定当的挖矿者。
由于枯水期的存在,经营这些依附水电站的比特币「矿场」,还要经歷一个重要环节——迁徙。

在多雨夏季时,许多比特币「矿场」的用电量尚不足水电站发电量的十分之一。但冬季进入枯水期后,电力又变得不够用了。 一些「矿场」主便需要把矿机运到新疆、内蒙等地,像养蜂人般无奈地迁徙 。

危险往往发生在返程途中。大渡河的丰水期是 5 月到 10 月,夏季将至,「矿场」经营者们需要将矿机从内蒙古等地迁回四川。路途中往往会遭遇暴雨,再加上山势陡峭、路面泥泞,负责押送的司机和「矿工」时常会遇到滑坡、泥石流等自然灾害。

一位在康定拥有比特币「矿场」的经营者向记者道出了这种迁徙背后的缘由,枯水期电费有时候是丰水期的一倍。

大渡河边的挖矿厂
记者了解到,业内规模较大的「好比特币」公司在康定拥有近 5 万台矿机,前几年冬天都会将矿机搬到内蒙古、新疆。与之相比,矿机摆设相对分散的天嘉网络,由于水电站的发电量可以满足其需求,常常不需要当「养蜂人」。

在水电站待久了,雷科这样的「矿工」渐渐也和周边居民打成一片。

久而久之,一些附近居民也开始关注起比特币来。在马边彝族自治县,记者碰到的一位当地人就表示,接触到比特币后,他自己也在家里设置了一个矿机,「每天能有将近 2 块钱的收益」。

要玩转比特币,需要随时了解最前沿的金融资讯,包括央行监管政策、区块链技术、计算机知识、甚至编程技术 …… 在探访过程中,记者碰到的几位马边彝族自治县当地居民,对央行最新的监管政策竟然十分熟悉。由于央行的监管态度对币价有直接影响,这也是最近每一个比特币从业者都在关注的热点。

到了夜间,大部分人沉沉睡去。夜幕笼罩下的马边河依旧奔腾,芭蕉溪「矿场」里,不同型号的矿机仍在奋力运转,在另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不停地进行计算。像雷科一样的「矿工」仍要定时起床巡逻,机房里绿莹莹的光,在黑暗中闪烁跳跃。

比特币大「矿场」每天能挖 60 万元(约 300 万台币),每小时耗电 4 万度。

在我进康定后的一段大渡河上,就佈满十几家水电站,在比特币矿场未曾进驻之前,这里的电力供应远远大于需求,所以国家电网不得不计划分配,很多水电站一周只能发电两天,休息五天。

比特币矿场纷纷进驻之后,均以承包水电站的方式,让这里的发电成为 7*24 的状态。孙纯宇上一份工作是在深圳某矿机商,他颇有体会地说,深圳的制造成本降低矿机制造成本, 四川的水电成本降低矿场的运营成本, 这是目前全球 70% 算力在中国的原因 。

厂房里热浪滚滚,穿短袖的工人正在检查矿机运转
康定这座小城,比特币挖矿成为拉动经济的新产业,传闻这座城的快递员,拿起包装就知道是哪一型号的矿机。很多藏族的青年,遍布大大小小的矿场,成为新时代的矿工。

大渡河产生充裕的电,成为经济发展的母亲河。全球最大的矿机商,维修点只有两个城市,康定是其中的一座。

2015 年全国装机容量 32000 万千瓦,整个比特币系统 60 万千瓦。

「比特币系统消耗的电,实际上只需要四川一座中等水电站就足以,并非人们想像中那么消耗能源,在目前阶段,比特币消耗的能源,都是我国的弃水弃电,是激活了经济,并不是无聊的消耗」。

不过,便宜的水电也有局限性,枯水期往往电力不足。一些矿场不得不迁徙到依靠火力发电的内蒙,那里也聚集了大量的比特币矿场。

按照中本聪的算法,比特币每隔 4 年会发生一次产量减半。与之相应,「矿场」挖出的币也将大幅减少。 最近一次产量减半发生在 2016 年 7 月,下一次减半将发生在 2020 年左右。由于减半时间可以预测,「矿场」都会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 。

眼下,四川正进入丰水期,水电富余。对于比特币矿工们说,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毕竟经营比特币矿场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有充足的电力。 这些矿场大多「逐电而居」,一些矿场利用西南丰富而廉价的水电挖矿 。冬天枯水期电价上涨时,公司会将矿机迁往火电丰富的西北地区,来年丰水期再回到西南。

水电站深受矿场青睐
「整个西南地区水电富足,而且丰水期的电费只有枯水期的一半」。一位行业人士谈道:「难以想像任何矿场会在这个时间点上选择搬迁」。

2017 年 4 月底,芭蕉溪矿场却「人去厂空」。记者在现场看到,几个机房大门紧闭,留下的只有几个集装板房和空置的电线,整个水电站内已经见不到一台比特币矿机。

「4 月 25 号下午 2 点过搬走的,损失好大哦」!留守的水电站负责人苏某对记者谈道,之前,由当地一位副县长带队,有关部门曾来检查过,矿场当时已经处于停产状态。据了解,此次搬走的除了芭蕉溪这一家外,还有另几家比特币矿场。

比特币矿场是用电大户,对于矿工们的离开,水电站的经营者们显然会失望 ——矿场在的时候,一个月能消耗 400 至 500 万度的弃水电量,「每个月要给水电站缴 100 多万元电费,一年下来就是 1200 多万元」。该数据未得到确凿证实,但因为矿场关闭搬迁,水电站显然会失去一笔收入。

「要是不用,也就变成水流走了」。苏某对记者表示,矿场没了以后,富余水电需要另找销路 。 在四川丰水期时,发电企业都希望有人来用电,而他们(比特币矿场)是 24 小时用电,时间恆定,波动又小,因此还是受欢迎的用电对象。

矿场搬走不到半个月,没了噪音,苏某反而不习惯了,「经常在这值班,有一次睡觉半夜醒了以后,发现怎么没声音了,结果才反应过来是在自己家里。」他笑着说。



相关文章